昆山刑事律师成功案例

昆山刑事律师网成功代理邓某某贩毒案

作者:昆山刑事辩护律师网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2-8-5 11:40:40

邓某某本质工作是个黑车司机,今年4月,三次为夏某送“一小包”物品到酒店,收取一千到三千不等现金,第三次被人赃俱获,实测一包物品为海洛因,种1.5克。但夏某在逃,没有归案。
检察院依据邓某某口供,和毒品卖家的证言,认定邓某某贩毒第一次约1克,第二次约1克,第三次1.5克,建议法院在有期徒刑1年以下处理。
昆山刑事律师网接受邓某某家属委托,会见了邓某某,并阅读了全部卷宗,邓某某亦对三次“携带一小包物品”承认,但他认为自己只赚取30元至50元车费,不是贩毒。
经查阅全部卷宗,王律师认为,从常理上,一个普通的人,送一小包物品到酒店,收取一千到三千不等现金,他应该知道这是毒品,拒不承认不是上策,也不会被法院认可,王律师建议邓某某对贩毒不持异议。但对三次贩毒的重量,前两次检察院没有足够证据,仅凭嫌疑人供述,无法准确确定毒品数量,王律师打算送重量上突破。
开庭时,王律师提出自己的观点,一是邓某某在共同犯罪中,其作用较小,二对于起诉书的数量,辩护人不认可,辩护词见如下,法院认可辩护人意见,判决拘役五个月,远低于检察院量刑建议,邓某某家属十分满意。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员:
北京惠诚(昆山)律师事务所受邓某某家属及邓某某本人委托,指派本律师作为贩毒案邓某某的辩护人,开庭前,本律师查阅了本案的卷宗,会见了被告人邓某某,对案件的事实有了基本的了解,对检察机关控诉的罪名不持异议。现结合相关法律规定,特发表如下辩护意见,请法庭予以采信。
一、 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应系从犯。
1、 被告人没有主动提起贩毒的犯意,而是被动地接受“夏天”的安排,其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只是被支配和被雇佣的角色,最后获得的非法所得仅为价格合理的车费(其是“开黑车的”),并未按照毒品交易的量进行浮动,被告人起到的只是辅助作用;
2、 被告人的行为具有极强的可代替性。被告人所做的全部行为只是把一小包物品拉到“夏天”指定的某处,再由“夏天”联系好的买家出面,被告人给出物品接受钱款即可,任何一个会开车、熟悉昆山地点的人都可以做到,假使2011年5月4日被告人没有出车,“夏天”仍然可以轻易找到其他人完成交易,所以被告人的行为具有极强的可代替性,其作用也应属于从属性的;
3、 被告人没有出资购买其所贩卖的毒品,也没有权利与买家协商毒品价格,甚至连买家是谁都不清楚,更不可能在买卖毒品的收益中获得非正常的好处,被告人帮“夏天”运送毒品仅有两次,所获得的全部收益仅为30元车费,若将被告人认定为贩毒行为的主犯,等同于“夏天”论处,明显过于苛刻,也有悖于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二、 起诉书将2011年4月中旬被告人贩卖给胡某的1包甲基苯丙胺认定为重约1克,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起诉书做出上述认定的依据仅有胡某陈述,而正常的人很难明确区分0.6克、1克和1.5克的区别,胡某猜测性的供述,被公诉机关作用给被告人量刑的依据,明显缺乏事实依据。
1、 四月中旬至五月四日,时间间隔临近,而600元买约1克与1200元买1.2价格单价差距太大,这里比较符合常理的解释就是胡明“约1克”的估计是不准确的;
2、 据“夏天”出售毒品用自封袋包装的行为习惯,“夏天”应该是以每自封袋0.6克包装、每包600元的价格出售,这种猜测与2011年5月4日缴获的两包毒品相印证,所以辩护人有理由相信,2011年四月中旬原告以600元出售的1包甲基苯丙胺,其重量应该是0.6克。
三、 辩护人认同起诉书里关于被告人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认定,请求法院从轻处罚被告人。
综上所述,被告人主观上仅仅是为了赚取车费,客观上消极地接受“夏天”安排,既没有出资购买用于贩卖的毒品,也没有按照出售毒品的多寡浮动的获得利益,其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从属地位,应属于从犯;从“夏天”交易的行为方式上分析,2011年4月中旬被告人贩卖的甲基苯丙胺重量应为0.6克,加之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的事实,望法庭能综合考虑上述情况,对其从轻处罚。辩护人请求判处拘役或有期徒刑六个月。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法庭予以考虑!
 
       
北京市惠诚(昆山)律师事务所
王团据律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