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托资讯

薛某贩毒案今日开庭

作者:昆山王团结律师网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7-12-13

  薛某贩毒案今日开庭,辩护人北京市惠诚(昆山)律师事务所王团结律师对于贩毒数量、量刑情节等均存在较大异议,以下为辩护词。拭目以待判决结果。

辩护词
昆山市人民法院:
    北京市惠诚(昆山)律师事务所接受薛某家属及薛某本人委托,指派我作为涉嫌贩毒犯罪薛某的辩护人,开庭前我仔细查阅了卷宗,多次会见被告人薛某,对案件事实有了详细了解,并依法参加庭审,结合刚才的开庭情况,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敬请贵院采纳。
    首先,辩护人对被告人薛某涉嫌贩毒犯罪的定性没有异议。
    对于量刑方面,辩护人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 首先,辩护人认为,根据现有证据,不能得出被告人薛某将毒品出售给证人的结论,他们之间应该是被告人薛某代理证人杨某购买毒品的关系。这主要体现在,首先,被告人薛某并没有从“交易”中获得利益。被告人薛某从上家购买涉案毒品实际支付给上家4700元,加上运费200元,实际花出的为4900元,而薛某收取杨某涉案毒品价款为4500元,实际仅收到1500元(见证据卷16页中间部分、证据卷21页下半部分、证据卷27也下半部分薛某供述,及证据卷57页杨某供述),这种“销售”价格低于“进货”价格的行为,从常理上讲,不可能定义成是种贩卖行为,而应该定义为一种“代为购买”行为。其次,被告人薛某从涉案毒品中拿出三个(即3克),一是经过与杨某沟通过,杨某也明确知道薛某拿出3克的事实,二是这3克薛某也要自己出钱500元购买(价格与“进货”价持平),辩护人认为,如果薛某自己购买涉案毒品,他没有必要跟杨某商量拿出3克且支付500元的事情,这说明被告人薛某从主观上认为涉案毒品是证人杨某的,自己只是代为购买而已。因此,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薛某涉嫌贩毒,是因其明明知道证人杨某贩卖毒品进而帮助、促成交易完成,而不是被告人薛某本人独立实施贩毒行为,请求法庭考虑这个情节,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
    二、 被告人薛某代杨某购买毒品的行为是特情引诱的,并非真实的交易,也不可能造成社会危害性。特情引诱这点在昆山市公安局的“发破案经过”及证人杨某的陈述中,有很明确的表述,这里不再赘述,辩护人需要明确的几点有:
    1、 本案中不是普通的特情引诱,而是犯意引诱。被告人薛某原来没有购买涉案毒品的想法,是证人杨某在侦查人员的安排下,一步步引诱被告人薛某购买毒品、交付毒品等,也就是说,如果没有侦查人员的特情引诱,就不可能有涉案的交易,也不能有本案的发生。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法(2008)324号  2008年12月1日),即“大连会议纪要”第六条特情介入案件的处理问题“行为人本没有实施毒品犯罪的主观意图,而是在特情诱惑和促成下形成犯意,进而实施毒品犯罪的,属于“犯意引诱”。对因“犯意引诱”实施毒品犯罪的被告人,根据罪刑相适应原则,应当依法从轻处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补充八种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存在数量引诱情形,减30%以下量刑。本案中,存在很明确的特情引诱,甚至是犯意引诱,应该依法减轻处罚。
    2、 因为本案的犯意引诱情节,直接决定被告人薛某涉嫌毒贩的数量及自己应承受的刑罚,即如果证人杨某按照侦查人的指示,要求被告人薛某购买7克以下,那今天的量刑三年上下,如果要求被告人薛某购买50克,今天的量刑达到十五年,如果杨某说购买毒品用于自己吸食,本案又变成了非法持有毒品案,也就是说,被告人薛某的定罪量刑甚至生杀大权,全在证人杨某的一语之间,这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刑罚的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请求法庭考虑到本案的特殊情况,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
    3、 特情引诱的贩毒行为在侦查机关的控制范围内,毒品不可能流露到社会上,没有社会危害性,请求法庭考虑这个情节,酌情从轻处罚
    三、 被告人薛某涉嫌贩毒的数量应为21.7克。在被告人薛某的多次供述中,有一个情节十分稳定,即被告人薛某拿出涉案毒品中的3克用于自己吸食,这种供述与被告人薛某本身吸食毒品及涉案毒品分开包装的客观行为(分别是21.7克、1.39克、0.66克)相印证,辩护人认为,对于该部分毒品(1.39克和0.66克)被告人薛某主观上没有贩卖故意,应该从贩毒数量中扣除,本案被告人薛某有贩毒故意的数量应为21.7克。
    四、 关于被告人薛某的从重处罚情节。公诉机关在起诉书中,对被告人薛某的累犯情节(我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和被告人薛某的毒品再犯情节(我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规定,因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过刑,又犯本节规定之罪的,从重处罚)双重从重处罚,辩护人认为不符合立法原则,辩护人认为,应当则一重情节处罚。原因如下:
    首先,被告人的一次违法行为,不应当收到两次以上评价,这个是公平正义的基本原则。
    其次,从法律条文字面上看,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规定是“从重处罚”不同于刑法第六十五条规定那样“应当从重处罚”。
    再次,从严格程度来说,累犯较之毒品再犯而言更加严厉,条件更加苛刻,它要求前后两罪都必须是故意犯罪,且在刑罚执行完毕或赦免以后五年内再犯罪。同时,前后犯罪都要求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这就在刑罚上限制了适用累犯的条件。而毒品再犯却没有类似的规定而是规定因毒品犯罪判过刑,不一定要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判处有期徒刑缓期执行、管制、拘役甚至单处附加刑的也可以适用。
    最后,从立法实践来看,我国刑法对累犯规定了一般累犯和特别累犯(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累犯),并且两者都规定在刑法总则中,而再犯只规定了一种特别再犯,即毒品再犯,而没有规定一般再犯,且毒品再犯是规定在刑法分则中而不是刑法总则中。因此,在毒品犯罪同时触犯刑法总则与刑法分则的规定时,应首先援引刑法总则的规定。例如,在一般情况下,符合累犯条件的,必须按照刑法第六十五条以累犯从重处罚。对于不符合累犯条件但符合毒品再犯条件的,按照特别再犯即刑法第三百五十六条从重处罚。对于那些既符合累犯条件又符合毒品再犯条件的,辩护人认为,不能实行双重从重处罚,而应援引刑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按累犯处罚。
    五、 被告人薛某认罪态度好,没有出现过不如实供述或返供的情况,能够当庭认罪,请求法院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
    总之,辩护人认为,被告人薛某认罪态度好,他在侦查机关特情引诱下,开始一场自己没有主动想过去发生的贩毒交易,被告人帮助证人杨某促成毒品交易完成,其涉嫌贩毒的数量应该扣除其自己吸食的部分,且不应该对其之前的一个犯罪行为进行两次以上的不利评价,综述,辩护人请求法庭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薛某,辩护人的量刑意见是有期徒刑七年。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法庭参考!

                                    
                                                       辩护人:王团结

2017/12/7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