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托资讯

抢劫案无罪辩护辩护词

作者:昆山王团结律师网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8-12-22

曾某涉嫌抢劫一案,日前在昆山市人民法院公开开庭,辩护人北京市惠诚(昆山)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团结进行无罪辩护,经过一下午的公开质证及法庭辩护,法院充分听取控辩双方的意见,法庭将责任宣判,以下为辩护词。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北京市惠诚(昆山)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曾某及其家属委托,指派我作为涉嫌抢劫犯罪曾某的辩护人,我多次会见曾某,详细翻阅卷宗,依法参加开庭,现根据犯罪嫌疑人曾某在的主观故意、客观行为、是否构成共犯等因素,提出如下辩护意见,敬请贵院参考:
首先,辩护人不认可公诉机关认定的曾某涉嫌抢劫犯罪,原因如下:
一、犯罪嫌疑人曾某与童某某(另案处理)、魏某某(另案处理)无共谋抢劫的行为,曾某在主观上无抢劫故意。
1、 案发前,犯罪嫌疑人曾某与上述二人没有共谋抢劫,曾某无抢劫故意虽然三人对在2017年4月5日案发当日,谁提出去汽车站拉客表述不一,但有一点三人口供高度一致,也很明确,即三人到新客站的目的是拉客、多要点钱,也就是通说的“宰客”(见曾某2017年4月7日供述“别克说的很清楚,他要求我负责开车,别克和胖子装作是乘客,然后等乘客上车,然后半路上问乘客要钱。具体怎样要现实没有说”。见童某某2017年4月7日供述“曾某提出,能不能找个坐车的,收个高费,然后我和胖子就上了曾某的车”。见魏某某2017年4月7日供述“后来曾某跟我们俩提出来,要找个客人拉,然后多找的客人要点钱,但是当时曾某没有具体讲怎么做,最后我和童某某就答应和曾某一起搞了”。)很明确,在犯罪行为实施前,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抢劫的方案,三人口中的“找个坐车收个高费多找的客人要点钱”,根据他们的理解,只能理解成“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案发前三人有抢劫犯意的共谋这一点,可以从童某某向受害人说出“借款1000”时的曾某和魏某某的表现可以看出(见曾某20174月17日供述“我听到这个就有点担心了,我就对他们说你们要借钱和我借”,见魏某某20174月17日供述“我也知道这样借钱不对,刚开始没有想到,只想多要点路费,童某某突然向对方要1000元钱),二人对童某某说的“借钱1000”都异口同声表示吃惊,这说足以明三人之前的“多要点钱”绝对不是抢劫,如果是抢劫,没有哪个抢劫犯对1000块认为多到吃惊的程度,而曾某与同案犯的区别是,同案犯在实施“宰客”的过程中,使用威胁的方式强行索取受害人财产,性质已经转变为抢劫,而曾某并没有参与,甚至进行一定程度的阻止,因此,曾某无抢劫的主观故意。
2、 如果推定案发前曾某有抢劫故意,不符合常理。曾某是当过几年兵的退伍军人,案发前也跑一年左右的黑车,他应该很清楚市区内的违章、监控等情况,曾某开自己登记在其妻子苏秀芹名下的机动车辆,去监控最密集的昆山客运站拉客,把自己暴露在监控之下,如果这种环境下“抢劫”所拉的客人,不符合正常人的思维逻辑,因此可以推断,案发前,曾某无抢劫意。
3、“黑车”行业里,向乘客多要点钱等宰客行为是种比较常见的现象,特别是汽车站、火车站等地方,这种“宰客”行为或明或暗,然而对乘客公然实施“抢劫”却不多见,曾某与童某某、魏某某均是黑车司机,因此从他们的从业环境推断,案发前他们言语中的“多要钱”、“收高费”等只应理解成“宰客”,不能理解成“抢劫”。
二、犯罪嫌疑人曾某没有实施抢劫的客观行为。
抢劫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财物的所有人、保管人当场使用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行将公私财物抢走的行为。在整个犯罪行为发生过程中,曾某没有给受害人任何暴力或威胁的语言或行为,这点,可以参考受害人杜彦彦的陈述“我看着司机,他一句话也不说。我问司机,和他们俩是不是一伙的,司机假装说不是。我让司机留个联系方式,结果那两个乘客也假装不让司机讲话”。也就是说,在童某某、魏某某实施抢劫的过程中,曾某在沉默,曾某没有实施抢劫的客观行为。
三、曾某对身边发生的抢劫行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阻止。从三人共谋“宰客”到童某某、魏某某的行为转化为抢劫,是一个变的过程。从受害人上车,一直到童某某要求曾某停车上厕所,从曾某的角度理解,他仍然无法预计抢劫行为会发生,直到童某某、魏某某将受害人卡在中间索要受害人造成心理压力,抢劫行为从这一刻发生了,而这种行为,已经超出曾某“宰客”的主观想法的,曾某开始对童某某、魏某某的抢劫行为进行制止(见曾某2017年4月17日供述:听到童某某、魏某某向受害人要一千块“我听到这个就有点担心了,我就对他们说你们要借钱和我要“)曾某的这种阻止语言,在其供述中多次出现,非常稳定曾某对身边发生的抢劫行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阻止,虽然没有有效阻止犯罪的发生,但这种阻止行为,不应导致自己卷入自己力图阻止的犯罪行为中。
四、抢劫发生时,确定曾某试图阻止童某某、魏某某的抢劫,及抢劫发生后,曾某试图给受害人留联系方式,对于界定曾某主观上不同意参与抢劫非常重要。曾某的多次供述中,对于自己在抢劫行为发生时的语言阻止及抢劫发生后试图留联系方式被阻的情节,供述稳定,可行度很高,杜彦彦陈述我让司机给我留个联系方式,结果那两个乘客也假装不让司机讲话,即两名乘客(童某某、魏某某)阻止司机(曾某)给受害人留联系方式被受害人印证
五、魏某某给曾某400元不应定义为曾某分赃,而应理解为魏某某对脏款的处理方式。犯罪行为发生前,三人没有商讨过抢劫行为,更没有对抢劫所得款项的分配方案,抢劫是在超出曾某“宰客”的主观故意时突然发生的,曾某没有协助童某某、魏某某的抢劫行为,也没有在抢劫到钱款后,要求分配脏款,而是在童某某、魏某某二人下车后,抢劫行为已经发生完毕,魏某某主动通过微信转账给曾某的行为,应理解成抢劫行为发生后,魏某某单方对脏款的处理,该脏款依法应该追缴,但不应该定义成曾某“分赃”。
总之,申请人认为,曾某与童某某、魏某某仅有“宰客”故意,曾某与童某某、魏某某无抢劫共谋,曾某与童某某、魏某某非抢劫共犯,曾某没有抢劫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曾某没有积极有效阻止童某某、魏某某的抢劫行为,不应导致自己涉嫌抢劫犯罪,希望贵院不枉不纵,既不放过一个罪犯,也不冤枉一个清白,请求判决曾某无罪。
果法庭认定曾某构成抢劫犯罪,请法庭注意曾某有以下法定或酌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一、曾某构成自首。曾某主动投案,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整个其所了解的事实经过,其所做的五次笔录,内容基本一致、稳定,不宜以“曾某是否认罪”作为“是否如实供述”的标准,因为本案定性相对比较复杂,让非经过法学培训的嫌疑人对自己是否构成犯罪进行判断是不科学的,在本案中,甚至连公诉机关都曾经认为不构成犯罪,因此,只有曾某主动投案了,如实说了自己知道的事情经过,就符合“主动投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的要求,依法应认定为自首。
二、曾某构成从犯。在整个犯罪过程中,曾某唯一做的是搭讪到受害人上车、负责开车,对于身边发生的抢劫行为,没有积极参与,甚至进行一定程度的阻止,因此曾某的作用起到辅助性、帮助性的作用,其在犯罪团伙中应定性为从犯。
三、曾某构成立功。曾某主动投案后,提供了两个同案犯的手机号码、活动地点、对同案犯进行辨认、确认,这些信息侦查机关并不掌握,对于抓获同案犯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应该认定为立功。
四、曾某已取得受害人谅解,受害人亦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五、曾某是初犯,一贯表现较好,可改造性较强,请求法庭从轻处罚。
总之,辩护人认为从曾某主客观相统一的角度上分析,曾某没有抢劫的主观想法,也没有抢劫的客观行为,甚至对身边发生的抢劫行为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阻止,曾某不构成抢劫。曾某和童某某、魏某某的犯意并不一致,童某某、魏某某在“宰客”转变为“抢劫”的过程中,曾某并没有参与进去,而是仅留在“宰客”的犯意上,因此,曾某不应对童某某、魏某某的犯罪行为承担责任。
同时,如果法庭认定曾某构成抢劫,请法庭认真考虑曾某存在自首、立功、从犯、谅解和初犯的情况,请求法庭对其减轻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贵院参考!
               
 
辩护人:北京市惠诚(昆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团结律师 
 
                           2018年11月13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