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托资讯

对“新冠”肺炎的一点思索

作者:昆山王团结律师网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20-2-12

     截止到2月11日9时32分,全国“新冠”肺炎确诊42713人,死亡1017人,确诊和死亡人数远超17年前的“SARS”。这场给全国人们生命安全、全国经济形势致命打击的疫情还在持续扩展,面对如此严重的肺炎,笔者沉痛之余,思索如下。
     一、认识病毒。肺炎产生的直接原因是“冠状”病毒感染,相较于已知的、动物组成的最小部分——细胞分子,病毒体积更小,形态更不稳定。动物细胞分子由两条多脱氧核苷酸链围绕一个共同的中心轴盘绕,构成双螺旋结构(即DNA), 两条多脱氧核苷酸链反向互补, 形成相当稳定的组合。而病毒是一种结构简单、只含一种核酸的螺旋结构(即RNA),病毒必须在活细胞内寄生并以复制方式增殖。病毒感染就是病毒侵入了细胞分子内,打断了分子稳定的双螺旋结构,用自己的单螺旋机构嫁接到分子的其中一支螺旋上,进而复制产生新形态的分子,原宿主如果不适应这种新形态的分子,产生不适甚至死亡,就是病毒感染。
     二、“冠状”病毒哪来的?以现在的科技水平,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目前有种说法是来源蝙蝠,就算17年前的SARS病毒来源,也只是推测是果子狸,不过目前科学家比较一致的观点是,一种病毒可以寄生在一种动物身上,与原宿主相安无事,不代表可以和平寄生在另一种动物体内,甚至同一物种的不同个体,对病毒的反应也天壤之别。“冠状”肺炎以来,就有过传染人被找到,却已在不觉中自行康复的病例。因此,不吃野生动物,坚持锻炼身体,可以有效减少被病毒传染的可能。

     三、病毒能杜绝吗?病毒是种比分子更小的单螺旋结构,因此,只要分子存在,只要动物由分子组成,病毒就不会杜绝。在成千上万种病毒中,目前人类唯一战胜的“天花病毒”,也只是通过接种的方式预防,而不是治疗。反而在物种进化史上,有种病毒促进了物种进化的说法。美国贾雷德·戴蒙德所著、1998年获得普利策奖的《枪炮、病菌与钢铁》就详述了病菌在生物进化中的积极作用。

     四、病毒的变异。病毒在传播过程中会变异,产生所谓的一代、二代、N代病毒,每一代病毒都在修复上一代的“bug”,但是总体的趋势一定是朝着传播性更强、危害性更低的方向发展。因为病毒不能脱离宿主独立存在,而任何生物存在的终极目的是繁衍,因此病毒一定不是想杀死宿主,而是想跟宿主和平共处,因此变异的病毒一定会朝着传播性更强、危害性更低的方向发展。比如臭名昭著的艾滋病毒HIV,现在对患者的杀伤力,远远小于几十年前,这种情况的出现并非得益于医疗技术的发达,而是得益于病毒本身的变异。

     五、“新冠”肺炎给我们的教训是什么?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既然病毒必然存在,我们以后能做些什么?
 2003年,我国香港特区、广东爆发SARS,2004年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并于2013进行修正,该法对疫情报告、通报和公布的主体、程序、疫情控制等进行详细规定。2019年底武汉开始出现不明肺炎传播,一直到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几百万在武汉生活的人奔向全国全世界,导致全国、全世界的恐慌,相关部门有没有按照《传染病防治法》的要求进行披露和控制?如果严格依法处置,是不是我们的法律规定存在问题?如果没有依法处置,怎么才能确保下次某种病毒再出现时,我们能够依法办事并将病毒感染控制在最小范围?为什么现代大规模的瘟疫比如SARS、埃博拉病毒、禽流感、猪瘟等都爆发于亚洲和非洲,没有在西方社会扩散,是病毒不愿意攻击西方人,还是现代西方社会的疫情报告、疫情控制等制度值得我们去参考?我们要痛定思痛,只有我们冷静思考,找出问题,并确实改进了,新冠肺炎的数千条鲜活人命才不算白白逝去,因新冠减少的亿万经济损失才不算白白浪费。
这就是我对“新冠”肺炎的一点思索。


2020年2月11于江苏昆山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