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龚刚模狱中开口说话(李庄案真实内幕)

作者:昆山刑事辩护律师网 访问次数: 发布时间:2012-12-11

 

会见笔录

时间:  2012年9月12日上午

地点:   重庆监狱(现名渝都监狱 )

询问人:  朱宁 —— 四川鑫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记录人:王万琼—— 四川客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询问人:龚刚模

陪同民警:十监区赵大队长

问:经过前两次的会见,我们对你的案子有了一定得了解。今天就你检举揭发你原来的律师李庄一案向你了解一些情况,你清楚了吗?

答:清楚了。

问:李庄是你最初的律师吗?是你家里谁委托的?

答:是他。好像是我老婆委托的。

问:李庄叫你签空白委托书是怎么回事?

  答:当时是为了处理公司的债务,要一些法律手续。当时我签字时,一个姓高的公安还叫我考虑清楚。签不签得哦,你那么信任他啊?我说我不信任他信任谁。当时有两个公安在旁边。

    李庄见我三次的过程中,看守所有人一直站在我身后的。(监视会见)有张科(专案组成员),大帅哥,小帅哥(江北看守所的警官),还有曹彬。

 问:重点说一下用眨眼叫你翻供那次。

   答:当时李庄来时还带了助手,姓马的。当时我浑身发抖,很激动,说不出话来。李庄叫我平静下来。当时我  是被一只手铐在铁栅栏上的。我给李庄讲述我被吊,手上有伤痕,叫他过来看。结果被他们编成李庄附耳过来教我翻供

    其实他主要是给我交待了一些法律上的权利。如果死刑犯是要有法律援助的。他问我验伤了没有?我说没有。他就说那在庭上时你就大胆说不要怕。要去验伤。他也会提出。后来他又拿出卷宗,根据同案的口供跟我一一核实我的罪名。

    开庭时都没有对过质,全部都翻供了。只有我没有,我是不敢,一直都在威胁我,做我的工作。开庭前有意让我见到马晓军。王志(智)说:你看嘛,全部都给你整完。当着我的面安排去抓李庄,都没有回避我。

问:媒体上说有一晚你想通了,去按管教的门(警)铃要求举报李庄是怎么回事?

答:不,没有这回事。当时是这样的:凌晨一两点时把我带出来,郭维国第一句话就是:龚刚模给你个机会,我们直接做检举(李庄的)材料给你立功,你好生配合,你说下看,李庄教你说啥子?我说没说啥子。他们就吼我,说明明是李庄叫你翻供,我们都看到了,你龟儿还狡。

     第一次进去后到第三天才回舍房,在这个过程中说了一会儿,郭维国就冒火了。走之前表达了要加大力度,这个说完就走了。就剩下王志(智)和熊峰在。出现了王志打我的头,熊峰用纸杯淋水在我身上,开冷空调吹我(那时是冬天)。当时的时任管教(144房的)比较正直的一个人,叫刘兴伟。不久就被调走了。当时见到我就说:遭整了哇?我怀疑他是看了我被打的监控录像的,他是河南人。

当时上庭前时,要我自己想办法说明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我没办法,跟管教曹彬?说过,我说是戴着手铐摔跤形成的,要得不?他笑着说不好,并摇头。我理解他是个正直的人。

后来我又跟王志(智)商量,说是以前我在重钢上班时弄伤的。要的不?王志(智)说不行,都二三十年了,时间太长了,法医鉴定得出来。后来他问我在进来前都去了什么地方。我说5月份去海南耍过。他就说是:那就说去游泳时被铁丝还是啥子划伤了的。并且在酒店还用蓝药水擦过了的。

专案组成员多次包括领导胡世云,张普,何副组长,张科,叫我不要(辞退)李庄。这是还没跟李庄见面前。见面二次后这种态度更激烈了。第三次郭维国来了。(抓捕李庄前)中间还承诺还我两千万或三千万。叫我退了李庄。我不同意,说这是家里面的人给我做的事。

    李庄被抓后,我老婆跟我打过电话,用的是公安的电话,两边都是公安的电话。说又请了个律师,她说是北京的教授。钱是二十万还是二十五万。他的助手已经来了。我说算了,不要了。她哭着说钱都给了5万。但他们叫我不要这个律师。我也没办法。没见到律师。当时护理我老婆的一个叫汤晓的,不知在不在旁边,可以找她作证。这个女的是重庆人,我哥哥找得到。

   李庄案一审我没出庭。他们写好材料叫我说自己不愿面对他,不出庭。我自己也不想面对他,因为心里有愧。二审时王志说不出庭不行了。外头闹得太凶了。开庭前很多天,打(印)好很多内容叫我背,起码有十多天,上次交给你的字条,字的确是我写的,但是王志把打印件交给我,让我抄的。当时,他的驾驶员也在场,那一阵每天给我两包烟,中华或天子,帮我哄到哄到的。喊我跟我的兄弟说叫我让他们指证李庄。按公安说的办,他们打通的电话给龚云飞。龚云飞是我的堂弟。当时也被他们抓了。李庄开庭(宣判)后,就把他放了。他们跟我说了多次,如果不配合就抓我的家人,亲戚,包括我的老婆。当时老婆在北京看病。就说:不信?马上抓她。马上让我听老婆的声音,让我明白我老婆是被他们控制了的。

    问:媒体报道说你听不懂是咋回事?

答:都是王志他们在开庭前再三嘱咐了的。说:如果在庭上有一些事先没有跟你交待过的事你就说脑壳昏,听不清。所以在庭上陈有西问我听不听得懂普通话?我就只有按他们教的我说:听不懂、脑壳昏。

当时,时任江北区公安局副局长李局长在开庭当时(马上进庭时)把电话给我:这是王志的电话,王志叫我不要慌,不要怕,按我们之前(彩排)的做。说实话,我在二审庭审,是问一句,说一句,的确不敢面对李庄。

我重申:关于李庄,诬告他,我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王志告诉(威胁)过我最多七年,我想过了,最多七年嘛。再加我的罪,我也认了。这案子,拿我癌症的老婆来威胁,我确实挺不住了。对于李庄,我如果还有希望回归社会,我会用我的余生来回报,有机会转告他。

      以上笔录我看过和我说过的相符。

                                                           龚刚模

                                                          2012,9,12

返回】 【顶部